沈途沈弄风

送亲戚女儿上幼儿园的叶x温柔的幼儿园老师蓝

谈恋爱

偷偷摸摸地

在向日葵花丛里拥抱

在紫藤花架下偷偷接吻

大班的孩子王有一天神神秘秘对小跟班说

我看到叶哥哥在吃许老师的嘴!

有这么好吃吗!连我都没看到!

(我疯了)


蓝河在公司勤勤恳恳干了快十年,跟过大大小小很多个项目,见过事故,伤亡,流过血流过泪,淋过雨通过宵。三十来岁就看破红尘,本来想老老实实在公司干培训,却被同事评价——岁月静好,一事无成。
他一气之下接了个项目。
到现场才发现,这是个到处都是漏洞的玩意,前前任老板跑了,前任老板还在局子里。新老板是个铁公鸡。
没法,得干下去。
项目上有个盯现场的设计师,看起来比他还大几岁,满脸沧桑,一看就很靠谱。
设计师既有水平又有原则,当个经理没问题。
却每天窝在办公室看图纸。
蓝河留了心。

也动了心。
——新坑,考完试写。

我……回去发repo(╹◡╹人)

老师叶x学生蓝
高中

蓝河不良少年
有一次喝酒完了跟人打架,把头打破了
血流一地
送医院
爸妈都忙,叶老师也是班主任,急急忙忙赶到
看蓝河顶着一头纱布靠在墙角醒酒
医生气急败坏
叶老师走过去,还没说话
蓝河一下子抱住他的腰
死死的
紧紧的
开始嚎
妈妈呜呜呜呜呜我想你呜呜我错了你原谅我吧呜呜妈妈呜呜呜呜呜
医生:O_o
叶修:。

【叶蓝】起风了(3)

从青春校园到温馨家常的故事

拖了很久对不起(假装有人看的样子)

-------------------------------------------

平安夜的雪是很温柔的,可也无法掩盖其本身刺骨的寒意。

 

一片雪花飘到蓝河的衣领里,冻得他打了一个寒噤,他搓搓手,身边都是考完试的学生,也有几个不是学生的,大家都是一样的,步履飞快,神色匆匆。

 

他掏出手机开机,叶修的短信进来了,是中午的时候发的,说晚上七点在君莫笑工作室一起吃饭。室友的微信消息也进来了,二笔咋咋呼呼地说庆祝考研狗暂时解脱晚上去搓一顿,然后又说哼哼(¬︿,¬你肯定要跟叶修一块,再见!。母亲给他发了个图片,是条双面绒的围巾,说给你买了记得查收。

 

蓝河一一回复,关了通讯软件,将手机屏幕划过来,划过去,最后给叶修回复了一个“好”。

 

天冷,蓝河穿的是叶修的羽绒服和秋裤,一身黑加灰,衬得他一张脸白地透明,是这段日子累的。叶修铁了心给要给蓝河补补,买了一大堆高热量高蛋白的玩意来下火锅吃,气的沐橙给自己拌了一大碗蔬菜沙拉说晚上就吃这个。

 

蓝河脱了外套去帮叶修洗菜,苏沐秋正在捣鼓火锅底,弄了个鸳鸯的,一边红滚滚地冒着辣油和卡路里,一边是放了葱姜蒜和香菇的清汤寡水,特意给某减肥小姑娘的。

 

最后蔬菜沙拉几个人一起吃了,叶修吃不惯这个,蓝河拿了个漏勺帮他去清汤锅里涮熟再沾料,叶修咬了一口,说跟吃什么似的。

 

食材下了小一半,苏沐秋去拿了个大盒子来,说是前段时间帮人家拍婚纱照别人送的,他这段日子忙还没打开过。盒子十分精美,有过度包装的嫌疑,里头规规整整地躺着一瓶酒,黄色的,泡着人参。

 

叶修:嚯你这是接了个大单子啊。叶修家里背景牛比哄哄,就算没喝过也见过,几个人一时间都有些期待。

 

叶修——只有坐着用可乐跟几个人碰杯的份。

 

酒是烈酒,虽然兑了可乐味道还不错,可入了喉咙之后还是一样的烈,像烧红的尖刀往喉咙里扎一般。蓝河是第一次喝,被呛得咳嗽起来,叶修拍拍他的背,蓝河抬起头,眼睛已经通红了。

 

“怎么了这是”叶修给他拭去眼角溢出的泪珠“这么好的日子,咱们应该高兴才对”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蓝河心里的情绪就冒上来了,他忍住一阵一阵涌上鼻头的酸意,说,没事,我就是给酒呛得。

 

那夜几人吃到十二点多,收拾好就一点了,苏沐秋留两个人,彼时蓝河醉得神志不清一个劲往地上出溜,工作室只有一间睡房,给苏沐橙的,苏沐秋都在二楼窝沙发,叶修想了想,还是背着蓝河回家了。

 

蓝河这段时间虽然累和忙,但顿顿都没拉下,叶修每天往家里又是送水果又是送甜品的,这回掂量起来,居然还重了。叶修勾起嘴角,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甜蜜。

 

蓝河一开始还乖乖伏在他背上,整个人埋进叶修的后颈里,他的鼻尖凉透了,引起叶修后颈一小块皮肤一阵一阵的颤栗。后来就开始不安分,一个劲往叶修脖子里埋,像是在寻求一个十分温暖的去处。

 

工作室离家不远,在叶修手酸之前就到了,他堪堪摸出钥匙开了门,把蓝河放到小沙发上,蓝河不安分地一滚趴在地毯上,一动不动,却哼哼唧唧地。叶修觉得他这样可爱极了,像家里的小点,也像经常去君莫笑工作室卖萌讨粮食的小橘猫。

 

化身成饲养员的叶修站在地上歇了会,弯下腰开始任劳任怨地给蓝河脱衣服解裤子,蓝河一身喝的热乎乎软趴趴,竟还知道抬起手乖乖地配合叶修。叶修给蓝河擦了擦换完衣服,自己出了一身汗,又把醉汉蓝河搬上床才去洗的澡。

 

叶修这澡洗的有点久,他们很久没有亲热过,叶修跟着的一个项目前两天也结束,这会闲下来,身体倒觉得燥得慌。叶修坐在浴缸边上,想了想方才换衣服时蓝河的腰身和乖顺的样子,五指姑娘开始跟叶小弟亲密接触。

 

这澡洗了快一个小时才出来,叶修浑身都有点软,屋子里的暖气也舒服,让人只想窝在被窝里抱着爱人,什么也不干。

 

蓝河整个头都埋在叶修枕头上,十分依恋地睡着,随着叶修钻进被窝的动作,他整个人仿佛八爪鱼一般把叶修牢牢抱住,光洁的腿往叶修身上蹭。他们睡衣本来就薄,滑腻的肌肤触感让叶修不得不抓住蓝河的腿,让他不作恶。

 

蓝河睡得黑甜,第二天快到正午才醒过来,外头的阳光被浅蓝色的窗帘挡住了大半,蓝河揉揉眼,叶修还在被窝里,支了个移动书桌干活,键盘打得噼里啪啦地。

 

“哟醒了,去刷牙。”叶修见他醒了,眼睛也没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只摸了一把蓝河的头发。

 

蓝河没搭腔,他悄悄哈口气闻了闻,没啥味,于是抬起身对叶修的嘴狠狠吻了下去。这边把叶修压在被子里,那边推开他的桌子。连带着上头的电脑一块,轻飘飘的移开几米远。叶修反应过来,翻身把蓝河压在软软的被子里。

 

考试结束,该解决下一件要紧事了。

 

 

三月份的时候蓝河一个人去南方复试,叶修那会在一个深山里吃沙子,说是开隧道的时候挖塌了,才发现下面跟着个巨大的万人坑,全是白骨,一帮考古的教授学生浩浩荡荡地就这么出发了。

 

山里信号不好,工期还紧,叶修每天除了下坑里就是倒头睡觉,好不容易进县城一趟,才能抽出时间跟蓝河打电话。

 

“叶修……你现在在哪呢。”那头蓝河的声音低低的,不太高兴的样子。“我还在这,进城采购,山里一直都没有信号。想死你了。”叶修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边抽烟一边跟他说话“你干嘛呢?”

 

“准备毕业论文……叶修,我跟你说个事。”

“你说”

“我……没考上。”蓝河继续说“教授劝我留下来,我爸让我去他朋友那……”那地方他曾跟叶修说过,是个在国际上都有名的环境保护组织,多少蓝河的同学梦想的地方。

 

叶修深深吸了口烟,又吐出来“啧……小蓝同学啊……你这一走,我可就成独居青年了。”他顿了顿“不过你怎么想的?”

 

蓝河叹了口气“咱俩,一个行踪已经行踪不定了,再一个行踪不定成什么样了。”他说这话把叶修逗笑了“行踪不定……你可真行。”不过一会语气又严肃起来“你自己考虑,好好考虑,不用顾虑我,我已经在星辰大海里头了,你也抓抓紧。”

 

蓝河举着电话笑了,他面前就是那位叔叔寄过来的邀请函,顺带还有一封中文信,说是他们正在雨林里,得有几个月才能回去,让蓝河好好想想。

 

蓝河的同学都快疯了,二笔说“卧槽蓝河你想什么啊,今儿就订机票!你的征途就是星辰大海了!”他看了很久,还是笑了,把邀请函和中文信都放抽屉里,桌上他和叶修的合照在阳光下格外耀眼。他决定,再想想。

 

叶修回来那天是个雨天,他们是带着东西开车回来的,蓝河就在博物馆门口等,穿个大雨衣缩在墙根,看着有点滑稽。路上堵,他站了两个多小时才等到人,叶修正在接电话,一身风尘仆仆地,外套上还沾了些泥。他看见蓝河,一步上前拉着他,冲进了雨幕。

 

叶修抓着蓝河,力气很大,看得出他的紧张,他们的目的地是医院。

 

那天晚上,蓝河一个人回的家,他送了不少日用品去医院,把哭得眼睛通红的苏沐橙送回家。这个时候的城市还是有些冷,倒春寒尚未完全过去,天上开始飘起冷雨,虽然是春雨,但撒在脸上也着实能叫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蓝河掏钥匙的时候,突然长长叹了口气。

 

好兄弟出事躺在医院了,叶修跟导师请了长假,说是在山里挖出来的那堆东西也没法继续参与下去,他得经常住医院。导师在那边叹了口气,安慰几句叶修之后,跟他说本来在欧洲还有个项目的,等叶修这里的事情结束就可以参加。

 

导师话没说话,叶修就笑了声“我的情况您不是不知道,签证都押着呢,更别说这会还出了事,估计是要辜负您这番美意了。”导师也知道他家的情况,叹了口气,把电话挂了。

 

叶修这几天憔悴地不行,车祸,医药,到处都是钱。他没跟家里说,叶秋给他打了点,也是自己的金库。工作室关门了几天,本来有订单的人都推了,可是还有片子没修,苏沐橙白天要上课做实验,晚上熬夜修片子,全靠心里的难受撑着。

 

这个春天大家好像都过得乱七八糟地。五月,毕业季浩浩荡荡地就来了,阳光灿烂,校园里到处都是拍毕业照的人。蓝河没跟人说那些不开心的事,大家只当他还沉浸在考研失败里,连拍毕业照都提不起劲。

 

拍完最后一张,蓝河出了点汗,他穿着全套西装,着实是太热了。正打算跟同学一块去买水,就见远处有个人穿过人群过来了。

 

叶修提着些冷饮走来,阳光全洒在他身上,蓝河的心脏狂跳起来,他们在一起快两年,但每次见面都像是第一次约会一般,这次更加不同。他们好久不见。

 

冷饮让蓝河同班同学分了,蓝河自己拿了瓶冰红茶,先在微红的脸上镇了镇才开瓶往下喝。等舒服些后,蓝河才同叶修说了这些日子的第一句话“那边好些了吗。”叶修点点头,笑着去摸蓝河的头发,他这个动作做得极为顺手,一看就是做过很多次。“挺好的,别担心,忙你的去。”

 

蓝河看着叶修逆光的脸,想到抽屉里的邀请函和中文信,想到手机里教授的催促,心里的雀跃顿时被冲走不少,他想抬手,却发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叶修牢牢抓在手心。出了汗,怪不舒服。

 

也就是这个瞬间,他突然有了答案。蓝河说“叶修,我留在这陪你吧。”



虽然老套但是好好吃啊

小鲜肉蓝河跟大老板叶修
两家从小认识,蓝河家里看蓝河每天就捣鼓那些音乐啊乱七八糟的于是就拜托老叶家像个法子,叶母一合计,诶我家老大干这个的啊!于是就让跟叶修说塞到他们公司去。
叶修小时候跟蓝河一起玩耍过但多年未见了,以为这又是个不知天高地厚想火的小孩,又想到公司刚好在做的选秀节目,就给推荐了蓝河。
结果有一次节目总导演去找叶修,刚好看见蓝河从他房间里走出来,以为还是什么奇妙的交易,其实就蓝河妈妈给弄了点土特产让蓝河送过去。
蓝河外形是那种有点奶有点盐又有点小狼狗的,总导演打算让蓝河走诱惑小狼狗路线,果不其然,节目进行到20强的时候,就有人要为蓝河痴为蓝河狂为蓝河哐哐撞大墙了。
既然火了,就要搞事情了,某次节目之后蓝河误喝了加料的酒。好在他发现的快,所以蓝河叫着助理上了车。
“去,去找叶修”蓝河心里慌得一匹,下意识就找了全公司他最信赖的人。
助理看着他,妆还没卸,眼线红唇小v脸,真丝衬衫骚气地就扣了两三颗扣子,裤子破破烂烂,黑色衬得两条腿又细又长。
心里啧啧了两声小妖精,还是给送到叶修一个人住的地方去了。

然后,嘻嘻

别等以后,没有以后

【叶蓝】叶修说:什么海的女儿,那必须是海的宝贝啊!(人鱼)

人鱼设定,人鱼的鱼尾上有一个用来交合的口,平时藏在鳞片下,只有成人礼的时候才会打开,并且一生为那个给它完成成人礼的人打开,那个口子是有两个器官的,跟双性一样。

 -------------------------------------------------


蓝河是蓝雨海中一条普通的人鱼,也是最后一条出生的人鱼,出生没有多久就赶上了人鱼族的迁徙,因为走得匆忙,他被落在了蓝雨海中,一条刚出生没有多久的人鱼,就这样孤零零飘荡在大海里。

叶修呢?叶修是这片陆地最强大的勇士,他快成年了,成年之后,下一任城主就会是他的,但是他必须完成一项成人仪式,那就是带回他认为最珍贵的东西,然后被认可。

叶修去了,他一个人,带着一把千机伞。

后来他到了海边,捡到了一条人鱼,人鱼看起来很虚弱,灰扑扑的,从海里被捞上来的时候一直在发抖。

于是那一次叶修什么也没带回去,除了一条人鱼。

 

勇士叶修带回去一条人鱼的时候全城都轰动了,因为那确实是珍贵的物种,人鱼强大又美丽,曾是被顶礼膜拜的生物。

于是,叶修当上了城主

 

后来蓝河醒了,他还没成年,所以每天都在巨大的水池里面泡着,叶修下午的时候会来找他聊聊天,逗逗他,蓝河还不很会说话,每次都被叶修气的哑口无言。

那时蓝河的世界很小,只有一个大水池,和一个叶修。

他觉得世界就应该是这样的,他从不曾领略过蓝雨海的瑰丽。

 

一年过去了,有一天,叶修找到他,说我要出城一趟,大概有一个月。

蓝河以为自己没事的,但是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吃不下新鲜的鱼,提不起劲游泳,总觉得身体里有股奇异的火热,烧得他快要变成灰烬。

在人鱼快要饿晕过去的时候,叶修回来了。

 

蓝河从未感觉自己的尾巴那么有力气,他扑上岸抓住叶修,然后迅速回到水底,他想,我要这个人。

可是要这个人干什么呢?

蓝河迷迷糊糊地,舔了叶修一口。

 

叶修湿漉漉地靠在水池边上,挥退一脸关切的下人。他的裤子被蓝河撕破了,那双冰冷的尾巴,正跟他的双腿紧紧纠缠。

他站在浅水区打开蓝河鱼尾上的那个口子时,觉得场面有些诡异。

他明明是把蓝河当孩子养,怎么最后就变成了18哔——情节?

 

不过当叶修把自己全部埋入蓝河身体,让他在自己身下迷离叫唤的时候,他又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蓝河终于变成了一条成年人鱼,不过也就意味着,他这辈子,只能跟叶修一个人交合。叶修知道这事的时候,抱着人鱼志,看着睡在他旁边的小青年,觉得自己肾可能得好好补补。

噢,人鱼成年之后,就可以变成人类的姿态了。

那一段日子着实有些荒唐了,城主,和人鱼,做尽了这世上的极乐之事。


这座城市的日子一直很平和,大家都安安静静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城主也安安静静地日着自己的小人鱼。

噢不是。

总而言之,平和的日子总有一天是要被打破的。

 

有人背叛了城主,那个人联合了其他城市的人,凶恶地逼到叶修跟前,让他退位。

叶修不是打不过他们,可是看着昔日的战友变成了这个模样,叶修觉得心寒,于是他主动放弃了位子。

可那帮人并不罢休,他们冲进了人鱼的屋子,要抢夺这个城市最珍贵的东西,就像占据财宝一样,蓝河惊慌失措,跳入河流,然后游向大海。

 

这下叶修,什么也没有了。

但他是最强的勇士,他并不害怕,不害怕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武力,财宝,或者其他的什么,而是内心的强大。

当然,叶修武力值还是爆炸。

 

他跑到一座再小不过的城市去生活,因为这片城市边上有海。

 

城市的人早就听说过他,他们非常欢迎叶修,并且给了他能给的最高待遇。

叶修没有辜负人们的期盼,他让这座城市,越来越强大,美丽。

但是当他每次经过那片海的时候,他总是会失神一段时间。

 

几年之后,无人管辖的海湾来了几条人鱼,他们希望能在这里生活,于是他们来到这座城市,想征求叶修的同意。

叶修精神不佳,兴致缺缺地赴约。

不想却遇了伏。

 

会面的地点在一艘船上,船翻了,叶修落入海中。

他会水,正在奋力向上游着,突然感觉自己被拽了一下,一双强有力的手搂过他整个上半身,然后他感觉自己贴上了一片冰凉的肌肤。

他惊讶极了。

 

他坐在沙滩上,蓝河趴在他身边,鱼尾甩得啪啪作响。

他说,你变个人呗。

蓝河:为什么啊,这样畅快。

叶修:那你不变人,怎么跟我一起回去。

蓝河:我跟你回去的话,怎么管这片海湾啊。

原来蓝河就是管理这片海湾的人鱼头头。

 

叶修想了想:那我不给你们管理权了。

蓝河气得鼓起腮帮子:你怎么这样

叶修:不过,这么大片海湾还是得有人管的……找谁呢……

蓝河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叶修:那么必须是城主的老婆啊。

蓝河没有反应过来:啊?

叶修看着他,看了好久,眼里全是笑意。

蓝河明白了。

他低下了头,似乎有点害羞。

 

 

(完)


【叶蓝】蓝河说,少吃大猪蹄子(上)

叶蓝小电影群三十日开车活动

题目:在父母家做(家务)

时间:8月7日(晚了几天因为太忙了很抱歉)

ABO蓝河怀孕带回家见父母,涨nai,求叶修给自己含出来,然后做。

预警!!!预警!!!!!!!!!!!!ABO生子!!!!!


https://shimo.im/docs/4t1YxlnuTPgA98DD/ 「lan」


我就危险发言了怎么了!!
我要告诉全世界!!!!







我想看叶修女装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