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途沈弄风

虽然老套但是好好吃啊

小鲜肉蓝河跟大老板叶修
两家从小认识,蓝河家里看蓝河每天就捣鼓那些音乐啊乱七八糟的于是就拜托老叶家像个法子,叶母一合计,诶我家老大干这个的啊!于是就让跟叶修说塞到他们公司去。
叶修小时候跟蓝河一起玩耍过但多年未见了,以为这又是个不知天高地厚想火的小孩,又想到公司刚好在做的选秀节目,就给推荐了蓝河。
结果有一次节目总导演去找叶修,刚好看见蓝河从他房间里走出来,以为还是什么奇妙的交易,其实就蓝河妈妈给弄了点土特产让蓝河送过去。
蓝河外形是那种有点奶有点盐又有点小狼狗的,总导演打算让蓝河走诱惑小狼狗路线,果不其然,节目进行到20强的时候,就有人要为蓝河痴为蓝河狂为蓝河哐哐撞大墙了。
既然火了,就要搞事情了,某次节目之后蓝河误喝了加料的酒。好在他发现的快,所以蓝河叫着助理上了车。
“去,去找叶修”蓝河心里慌得一匹,下意识就找了全公司他最信赖的人。
助理看着他,妆还没卸,眼线红唇小v脸,真丝衬衫骚气地就扣了两三颗扣子,裤子破破烂烂,黑色衬得两条腿又细又长。
心里啧啧了两声小妖精,还是给送到叶修一个人住的地方去了。

然后,嘻嘻

别等以后,没有以后

【叶蓝】叶修说:什么海的女儿,那必须是海的宝贝啊!(人鱼)

人鱼设定,人鱼的鱼尾上有一个用来交合的口,平时藏在鳞片下,只有成人礼的时候才会打开,并且一生为那个给它完成成人礼的人打开,那个口子是有两个器官的,跟双性一样。

 -------------------------------------------------


蓝河是蓝雨海中一条普通的人鱼,也是最后一条出生的人鱼,出生没有多久就赶上了人鱼族的迁徙,因为走得匆忙,他被落在了蓝雨海中,一条刚出生没有多久的人鱼,就这样孤零零飘荡在大海里。

叶修呢?叶修是这片陆地最强大的勇士,他快成年了,成年之后,下一任城主就会是他的,但是他必须完成一项成人仪式,那就是带回他认为最珍贵的东西,然后被认可。

叶修去了,他一个人,带着一把千机伞。

后来他到了海边,捡到了一条人鱼,人鱼看起来很虚弱,灰扑扑的,从海里被捞上来的时候一直在发抖。

于是那一次叶修什么也没带回去,除了一条人鱼。

 

勇士叶修带回去一条人鱼的时候全城都轰动了,因为那确实是珍贵的物种,人鱼强大又美丽,曾是被顶礼膜拜的生物。

于是,叶修当上了城主

 

后来蓝河醒了,他还没成年,所以每天都在巨大的水池里面泡着,叶修下午的时候会来找他聊聊天,逗逗他,蓝河还不很会说话,每次都被叶修气的哑口无言。

那时蓝河的世界很小,只有一个大水池,和一个叶修。

他觉得世界就应该是这样的,他从不曾领略过蓝雨海的瑰丽。

 

一年过去了,有一天,叶修找到他,说我要出城一趟,大概有一个月。

蓝河以为自己没事的,但是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吃不下新鲜的鱼,提不起劲游泳,总觉得身体里有股奇异的火热,烧得他快要变成灰烬。

在人鱼快要饿晕过去的时候,叶修回来了。

 

蓝河从未感觉自己的尾巴那么有力气,他扑上岸抓住叶修,然后迅速回到水底,他想,我要这个人。

可是要这个人干什么呢?

蓝河迷迷糊糊地,舔了叶修一口。

 

叶修湿漉漉地靠在水池边上,挥退一脸关切的下人。他的裤子被蓝河撕破了,那双冰冷的尾巴,正跟他的双腿紧紧纠缠。

他站在浅水区打开蓝河鱼尾上的那个口子时,觉得场面有些诡异。

他明明是把蓝河当孩子养,怎么最后就变成了18哔——情节?

 

不过当叶修把自己全部埋入蓝河身体,让他在自己身下迷离叫唤的时候,他又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蓝河终于变成了一条成年人鱼,不过也就意味着,他这辈子,只能跟叶修一个人交合。叶修知道这事的时候,抱着人鱼志,看着睡在他旁边的小青年,觉得自己肾可能得好好补补。

噢,人鱼成年之后,就可以变成人类的姿态了。

那一段日子着实有些荒唐了,城主,和人鱼,做尽了这世上的极乐之事。


这座城市的日子一直很平和,大家都安安静静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城主也安安静静地日着自己的小人鱼。

噢不是。

总而言之,平和的日子总有一天是要被打破的。

 

有人背叛了城主,那个人联合了其他城市的人,凶恶地逼到叶修跟前,让他退位。

叶修不是打不过他们,可是看着昔日的战友变成了这个模样,叶修觉得心寒,于是他主动放弃了位子。

可那帮人并不罢休,他们冲进了人鱼的屋子,要抢夺这个城市最珍贵的东西,就像占据财宝一样,蓝河惊慌失措,跳入河流,然后游向大海。

 

这下叶修,什么也没有了。

但他是最强的勇士,他并不害怕,不害怕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武力,财宝,或者其他的什么,而是内心的强大。

当然,叶修武力值还是爆炸。

 

他跑到一座再小不过的城市去生活,因为这片城市边上有海。

 

城市的人早就听说过他,他们非常欢迎叶修,并且给了他能给的最高待遇。

叶修没有辜负人们的期盼,他让这座城市,越来越强大,美丽。

但是当他每次经过那片海的时候,他总是会失神一段时间。

 

几年之后,无人管辖的海湾来了几条人鱼,他们希望能在这里生活,于是他们来到这座城市,想征求叶修的同意。

叶修精神不佳,兴致缺缺地赴约。

不想却遇了伏。

 

会面的地点在一艘船上,船翻了,叶修落入海中。

他会水,正在奋力向上游着,突然感觉自己被拽了一下,一双强有力的手搂过他整个上半身,然后他感觉自己贴上了一片冰凉的肌肤。

他惊讶极了。

 

他坐在沙滩上,蓝河趴在他身边,鱼尾甩得啪啪作响。

他说,你变个人呗。

蓝河:为什么啊,这样畅快。

叶修:那你不变人,怎么跟我一起回去。

蓝河:我跟你回去的话,怎么管这片海湾啊。

原来蓝河就是管理这片海湾的人鱼头头。

 

叶修想了想:那我不给你们管理权了。

蓝河气得鼓起腮帮子:你怎么这样

叶修:不过,这么大片海湾还是得有人管的……找谁呢……

蓝河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叶修:那么必须是城主的老婆啊。

蓝河没有反应过来:啊?

叶修看着他,看了好久,眼里全是笑意。

蓝河明白了。

他低下了头,似乎有点害羞。

 

 

(完)


【叶蓝】蓝河说,少吃大猪蹄子(上)

叶蓝小电影群三十日开车活动

题目:在父母家做(家务)

时间:8月7日(晚了几天因为太忙了很抱歉)

ABO蓝河怀孕带回家见父母,涨nai,求叶修给自己含出来,然后做。

预警!!!预警!!!!!!!!!!!!ABO生子!!!!!


https://shimo.im/docs/4t1YxlnuTPgA98DD/ 「lan」


我就危险发言了怎么了!!
我要告诉全世界!!!!







我想看叶修女装攻:)

【叶蓝】【非正经预告】邀请您赴一场三十天的旅行,直达七夕

嘿嘿嘿

叫我阿远姐姐:

时隔没几天,叶蓝小电影群的我们又来“翻云覆雨”了 ,带来群内第四次活动!
 


一辆上了没到站就不准下去的长途汽车,29位职业非职业赛车手轮番上阵,给您带来绝对刺不刺激我也不知道的绝佳体验




三十天,三十题,三十次深入♂爱情。情爱不止一种模样,可以温润如水,也可激情四射。是谁欲红了眼,是谁喘声连连,三十天里再见分晓。




想知道三十天有什么嘛?




据我不靠谱的数学和归纳能力,保底预告:七种姿势,七个场景,七种花样,五种道具




这个数据基于三十题本身,各位车手大人如何发挥让咱们敬请期待!




可以确定的是,图文并茂,绘声绘色:)

嗯我表达清楚了吗?大家会意了吗?这就是一个开车三十天活动!咳。

始发站:7.18


接下来隆重公布车手名单:(按天数顺序)


7.18 阿司  @阿司吧 


7.19 瓜瓜   @飛花落葉 


7.20 阿紫  @紫星空shmily 


7.21 沉舟  @负债累累的沉舟 


7.22 火火  @火火 


7.23 蓝保姆  @沧海月明 


7.24 白栎栎  @栎栎是谁,一定不是我


7.25 睫毛  @奶盖没有盖 


7.26 包子  @广虚散人 


7.27 阿点  @HR 


7.28 头头  @头头 


7.29 刀子  @人格已分裂 


7.30 爪子  @爪子 


7.31 芷絮  @霜落 挽寒歌 


8.2 kk  @Ketsunana 


8.3 麻油  @麻油圈名! 


8.4 qoo  @晨歌 


8.5 丘黎儿  @悲九 


8.6 阿图  @叫我阿远姐姐 


8.7 做做  @沈途沈弄风 


8.8 叶琅  @叶琅琅琅琅—咸鱼手 


8.9 爪子  @爪子 


8.10 兔兔岚  @蓝桥家的兔兔岚 


8.11 车前子  @请叫我火箭靓仔 


8.12 清木  @清木浅鯉 


8.13 七七  @乱七八糟 


8.14 月梵 @樊华 


8.15 赵劳模  @克劳德·赵 


8.16 粟  @粟与脑洞修复艺术 


七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 由 @叶蓝小电影群 代发哦


七夕后鹊桥散 人不散 8.18彩蛋环节  胖纸  @已经是坨废纸了 


 


活动提议人:我




活动策划:每一名车手




活动主催:推波助澜的叶蓝小电影群群众




民意活动,多多益善




期待吗?我催(gǎn)稿去了!




让我们一路欢乐,相聚七夕❤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 @叶蓝小电影群  关注下方tag#叶蓝小电影群活动#



【叶蓝】起风了(2)

校园


5

十月初,叶修那些跟导师刨土吃沙子的同学回来了,方锐扛着行李箱,后面魏琛黑了好几个度,叼着烟踢开门。里头坐着个白衬衫没扣扣子的小学弟,正抱着大腿上叶修的头给他按摩。画面之美丽让两人大赞了了一声。

 

“卧日???!”

 

第一片银杏叶悠悠往下落的时候,正是暖秋,叶修跟蓝河两个人忙的脚不沾地。睡前二十分钟的电话都变成了奢求,不过两个人总有虐狗的方式。

 

蓝河的室友毕言飞说,我就没看过那么腻乎的两个人,打电话给对方直播洗澡,水声加上“你在干嘛~”“今天好好吃饭了吗~”“想你啊~”之类的背景音,他手里的六级试卷都快要给自己撕碎了。

 

还好,冬天刚到叶修就结束了课程。蓝河临近六级考试,期末也在不远处朝他招手,两个人只好又相约小阅览室,占着最里头的位置。蓝河埋头刷题,叶修看书写文章,偶尔使使坏。

 

蓝河是南方人,秉承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原则总是不穿秋裤,一双长腿矗立在寒风中叶修看着都冷。他平时不说什么,可有一次蓝河的膝盖碰到他的手,冰凉的,叶修没有犹豫便把自己一双手捂了上去。

 

热意透过并不厚实的裤子蔓延到蓝河的膝盖,蓝河先是缩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看叶修淡然的表情,没了动静。看来是真的很冷啊。

 

回去的时候,蓝河抱着一摞书在叶修边上慢慢走,寒风呼呼从他身边吹过,叶修于是凑到他耳边去“下回我们占一个座吧,我抱着你。”

 

蓝河眼观鼻鼻观心地回“我们会被赶出去的。”

 

叶修心想,看来小男朋友对这件事本身并不抗拒啊。于是第二天就把蓝河带到君莫笑工作室的里间,那里暖气开得足,只有一张桌椅,以及一把椅子。

 

叶修拍拍自己的腿,笑得帅气。

 

蓝河一屁股坐下去,差点把叶修中午饭给坐出来。

 

考试那天,博物馆爆满,叶修被一个长辈叫过去帮忙,回来的时候堵车,到学校已经七点了。冬天黑的很早,教学楼只有零星几盏灯亮着,叶修在一楼的楼梯口,找到了蓝河。

 

男朋友的嘴唇冻青了,脸被手机白光照的煞白。叶修连声说对不起,拉开自己的棉袄拉链把跟冰棍似的人包进去暖和暖和。

 

蓝河的声音都在发抖“等……死……我……了。”叶修哭笑不得地摸摸他的头“我错了,下回早点回寝室行不。”

 

“我……这是在等着跟你分享喜……悦……。”蓝河低低地说“冻死你个大屁眼子。”一边把冰冷的手塞到叶修秋衣里去,给叶修冻得求饶。

 

考试周的最后一天,校园里已没什么人,蓝河还在考最后一门花卉学,叶修仗着自己本地人的身份也没有多早回家,在小吃街的奶茶店里等着带蓝河去吃火锅。

 

今年的寒假有点长,热恋中的两个人怕是一个多月见不着面,蓝河嘴上说不在乎,心里反反复复都是几个大字“不想放假。”叶修坐他对面看出来了,却没说破,憋笑憋得胃疼。

 

这大概是蓝河过得最焦灼的一个寒假,大扫除的时候,想叶修;扛年肉回家的时候,想叶修;炖汤炸肉的时候,想叶修;年三十晚上跟叶修连麦守岁的时候,也想叶修;跟熊孩子斗智斗勇的时候,就更想了。

 

大年初七,叶修给蓝河打电话“我买的明天的机票,下午到,准备接机吧蓝大大。”蓝河嗷一声从地炉里蹿出来,套上海尔兄弟的居家服就跑到衣柜里去翻衣服。

 

第二天晚上,两个人在酒店里,很认真地研究起了小电影。

 

蓝河说,我拒绝。

 

叶修看着手机里的“双X入O,激爽”,心想这么刺激的吗。

 

两个人还是没到那一步。

 

 

 

6

再过一些时候,又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图书馆外面见缝插针地种了早樱,美地让人移不开眼,一楼阅览室的使用人数明显增多,朋友圈的场景重合率也高了起来。

 

蓝河打算考南方一所学校的研究生,告诉叶修的时候,叶修半开玩笑道“你这是要我们天各一方啊蓝河,是不是早打算好了,毕业就抛弃我。”行动却很认真,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让蓝河专心复习。

 

南方跟北方的爱情啊,真是磨人。

 

蓝河没有多想,那个时候他课并不少,只得见缝插针地复习,好几次叶修从教授那或者从苏沐秋那回来,床边的桌前总是有一个挑灯夜读的小青年。叶修看着觉得心里全是加热之后的蜜,又甜又暖。他走过去摸摸蓝河的头,把手里的宵夜放桌上,自己去洗澡。

 

既然住在一起,又是两个男人,有些事就不可避免。叶修吸取教训找了几部口味不那么重的教育片认真观看过之后,买好装备坐等蓝河。

 

大三最后一场考试结束,蓝河跟以前的室友出去喝酒,回来晚了。

 

叶修正坐在床上直勾勾地看他,蓝河觉得自己可能是喝多了酒,不然怎么会浑身发热?他揉揉太阳穴,说我去洗澡,叶修轻轻柔柔地道“好的,洗干净点。”语气诡异让蓝河背后一凉。

 

酒精麻木了他的神经,蓝河没有想那许多,后知后觉到看到叶修手里的零感才明白怎么回事。

 

他脸瞬间烧起一片“干,干什么?”叶修欺身压上来“干什么?当然是你啊。”

 

叶修的手指和唇都有些凉,贴上蓝河的时候,让蓝河舒服地低呼了一声,随即紧紧抱住自己身上的人。

 

进去的时候就没那么顺利了,蓝河低低说着疼,叶修只好停下来等他缓缓,没过一会蓝河又说不做了不做了,可那双腿还死死勾着叶修的腰。叶修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个人磨磨蹭蹭了很久才全部进去。

 

这个时候的蓝河格外诱人,他浑身都是粉红色的,头发湿湿贴在脸颊边,眉头轻皱,说不上舒服还是不舒服。

 

最后,叶修还是在里头去了,他抽出来,把套摘下扔到垃圾桶里,才发现自己腹部黏黏腻腻的,显然是蓝河的东西。

 

收拾干净之后,两个人窝在床上,叶修在蓝河的耳边轻声问他“舒服吧。”

 

蓝河闭眼装死。

 

 

 

7

蓝河备考的日子里也并不全是甜蜜的回忆,更多的是孤身一人在黑夜里抓狂的自己。


最恐怖的是早晨,寒冬的棉被简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蓝河每天都在被窝里挣扎着。在叶修身上滚来滚去,滚得叶修一身火,抓着蓝河屁股蛋说你再不起来今天就别起了。

 

蓝河于是光速起身。

 

但是有的时候也不,还带着甜味的男朋友的身体总是在叶修胸口蹭一蹭,屁股也蹭一蹭,勾着人对他干些什么。叶修都不知道怎么疼他好,两个人早上的洗漱就又变成了洗澡。蓝河浑身都泛着红色,软趴趴地无力地歪在叶修怀里,两个人缩在浴缸里,浪费珍贵的早晨。

 

不过运动之后的复习效率好像更高了些。

 

蓝河生日那天晚上,他跟叶修两个人缩在被窝里,胸口贴着胸口,很热,跳得很有力。他亲亲叶修有点胡茬的下巴,他说我们以后异地恋怎么办啊。那个时候蓝河最最喜欢的学长跟他女朋友异地恋四年,终于受不了分了手,学长在酒吧里喝醉了哭得歇斯底里,举着电话说我们分手吧。

 

叶修揉一把他的脑袋“想什么呢考研汪?这个节骨眼了开始想这个。”蓝河不服“我就是问问……”

 

叶修的眼神很温柔,称得上含情脉脉,他只注视着一个人,眼里就全是那个人的样子“其实你在哪里上学都没有影响的,我以后得全世界各地跑。”、几千年前的珍宝重见天日那一刻,对他们来说大约是无与伦比的震撼。“所以,你这只小蓝鸟,就先飞着吧,等你什么时候累了呢,我就把你揣兜里,一起……”蓝河这个时候去吻他的唇,边亲边絮絮地说“跟你一起吃沙子啊。”

 

两个人亲昵着,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蓝河有一句话并没有说出口,他想,我要变得强大,等到有一天你累了,就可以到我怀里来。

 

 

 


 

 

【叶蓝】起风了

校园



今年的春天来得很准时,踩着立春的步子,三月的尾巴,携着阳光携着微风,来了。二乔玉兰已经开过,迎春和樱花正盛,市图书馆外就是大片大片的垂丝海棠和冒着新叶的老樟树。

 

一楼的小阅览室里开着大大的窗,风扬起淡绿色的床帘,还带进来几小片花瓣,落在蓝河书上,还落到叶修没怎么打理的头发上。

 

叶修啧啧了两声伸手拍开头上的花瓣,那粉白的瓣儿甚是调皮,随着叶修的动作飞到他对面那小孩的书上。

 

 

 

于是他烦躁地一扬书本,把正飞过去的花瓣猛地拍到桌上。

 

叶修吓了一跳,抬头看面前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大一的学生,可能要应付不擅长的课业,正烦着呢。再一看他手里那本书,历史系研一学霸叶修笑了笑。

 

既然这小学弟正烦着,那叶修也不想跟这任由这人打扰自己的思绪,他收拾收拾,换了个位置。

 

只是万万没想到啊,他们又见面了。

 

期中的时候史学院开的公共选修结课,老师让叶修去看学生们的汇报,顺便评分,叶修答应了。

 

汇报是在上午,学生们有的讲的不错,有的一看就是复制粘贴,只是快到十二点,叶修觉得有些饿,再好的汇报,也是吸引不了他的目光。

 

“最后一位,蓝河。”

 

熟悉的小青年站在台上,嘴角浅笑,打开一张PPT。叶修挑眉,提起了神。

 

蓝河说的是某个小国家的故事,小小的国家生在西南不毛之地,只存在十余年,唯一出名的一次,是那国家某个用兵如神的大将军以少胜多相邻大国的故事。后来将军死了,国家也就不在了。说到这位将军的时候,蓝河声音舒缓,又轻又慢地说,将军的妻子,大约可能是一位女相。

 

叶修笑了,扬手打断他“这样的猎奇野史,小同学你从哪看来的。”

 

“图书馆啊”蓝河没有防备,说完之后才回神“这不是野史……吧”说到最后,自己也开始怀疑起文献的真实性。

 

真是个,乖巧又可爱的学弟啊。叶修看着手中的花名册,在蓝河的院系班级那打了个勾。

 

 

 

2

一个再晴朗不过的周六,苏沐橙把叶修从图书馆拖出来,这位校花大人穿一身雪纺长裙,全副武装,只差摄影师。叶修说我不会拍照,苏沐橙笑了笑,我哥来给我拍,你帮忙拎东西。

 

得,拎包叶只得收起书,跟着苏家兄妹两去油菜花田。

 

这个时候的油菜花开的真是好啊,大片大片金灿灿的,晃得人浑身都暖了。苏沐秋抱着相机绕着苏沐橙不停拍,叶修一身的东西,连脖子上都挂了个镜头盖,没法抽烟,只好看风景。

 

他百无聊赖地转头,看到田埂尽头,有个人带着草帽坐在水泥台子上,活像个看地的老农。叶修走过去,老农抬头,露出一张顺眼的脸,正是蓝河。

 

蓝河也认出他了,往旁边一挪,说了声师哥好。

 

叶修说你干嘛呢,顺便把手里的东西往地上撤,也跟着坐下。

 

“老师怕游客摘油菜花,让我看着,这些都是研究品种,摘一朵可能就有一位苦哈哈的同学毕不了业。”蓝河也没抬头,大概是怕阳光晃眼睛,絮絮道。

 

叶修笑了声,两个人聊着聊着,便交换了微信,叶修以前都是不用手机的,操作起来有些笨拙,蓝河给他扫好自己的二维码,改好备注,还给他。

 

“植物保护一班蓝河”

 

有人叫了蓝河一声,他便理了理身上的老头汗衫和运动裤,跟同学过去,过一会,扛着锄头走了。

 

这就算认识了吧,叶修想。

 

吃饭的时候他跟两人说了这个事,苏沐橙揶揄笑着,说有多可爱,想看看。苏沐秋就着黄焖鸡吃了一大口饭,说“想追的话,帮你支招。”

 

怎么追呢,叶修没想,因为忙,太忙了。蓝河也忙,两个人没有聊过天,蓝河的头像——一只萌萌的简笔画蓝色胖头鱼一直沉寂着,只是偶尔会看见他的朋友圈,多是深夜的一条“熬夜泡面get”或者“谢谢大家,我成功了,来个虚假的夸赞好吗[微笑]”配图实验田里一根嫩绿的苗,叶修饶有兴趣,点了个赞。

 

 

 

3

再见的时候,是盛夏了,叶修没回家,给苏家兄妹的工作室帮忙,顺便泡图书馆。一楼的小阅览室暑假期间应该关闭的,他要了钥匙来,偷偷猫进去开空调看书。

 

门虚掩着,暑假期间留校的学生不少,但是没有人来,叶修趴在桌上睡午觉。

 

“叩叩”

 

蓝河伸进来半个身子,看到叶修又想缩回去,两个人正好对上了眼神。

 

哎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

 

蓝河说自己复习六级呢,回了几天家就跑学校来了,寝室太热。空调拖了好久还没装,外机倒是装了一排,看着气派。

 

于是,阅览室里的一个人就成了两个人,蓝河每天七点半到十点走,雷打不动,叶修干脆给他钥匙,每天上午去摄影棚帮忙。

 

下午的时候正热,蓝河怕感冒没有把阅览室里的空调温度调太低,叶修冲进来说热的时候蓝河就给他一只透明的水杯,里头是冰镇绿豆沙。没有一点皮,沙沙的口感让叶修能一喝大半杯,喝完之后,叶修把杯子往自己这边一放,上头蓝河的胖头鱼被水汽糊得看不太清楚。他说“小蓝同学,这杯子送给我吧。”

 

蓝河边做题边说,本来就是给你的。

 

过了几天,蓝河也带了只杯子来,透明的,对比叶修那只有些简陋。

 

于是叶修大手一挥,说我们来画一个,然后去墙角的一堆丙烯颜料中翻出一瓶大红色的,在上头写了一个“笑”字。由于姿势不对,笔还软,那个字歪歪扭扭的,有点丑萌。

 

两个人第一次微信对话就是那天晚上,叶修的杯子被苏沐橙灌了枸杞茶,他拍照发过去“枸杞鱼汤!”

 

蓝河过了好一会才回“让你尝尝蛇草水”图片是杯子里灌着不明透明液体的样子,旁边还有一罐空的崂山白花蛇草水。

 

第二天蓝河用自己的杯子灌了热乎乎的绿豆沙,往叶修面前一递说,给你的。叶修也把杯子一递——里头是水果豆花,冰凉的,甜滋滋的。

 

蓝河不好意思了“咳,以德报怨。”说完,打开两只杯子的盖,把绿豆沙和豆花混在一起,好歹有些凉意。

 

暑假最后一天,工作室终于闲了下来,三个人关了工作室的门,要一起去吃干锅牛蛙。叶修说等等,然后给蓝河打了个电话。

 

蓝河是上了菜的时候才到的,叶修抬眼一瞧,蓝河穿的跟暑假期间都不同了,白衬衫解一颗扣子,黑色七分裤把腿衬得又长又直,脚上穿的那是啥,绑带凉鞋?估计还抹了点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及做了发型。

 

见惯大裤衩子加黑白灰T恤款蓝河的叶修一时有些适应不了,心说他这是因为苏沐橙在所以才特意打扮的??顺便狠狠咬了一口凉拌黄瓜。

 

打扮的效果是显著的,最近这种干净的小奶狗男生又很流行,苏沐橙拉着蓝河,两个人聊了很多东西。叶修只好跟苏沐秋两个人霍阔落“我总算知道女孩子讨厌绿茶婊是什么心情了”,苏沐秋但笑不语。

 

一顿饭下来,苏家兄妹都对蓝河印象不错,苏沐橙更是跟蓝河交换了微信号,叶修阻止不及,心在滴血。他悄悄推了把苏沐秋,说你也不管管,苏沐秋拿出自己的名片给蓝河“君莫笑摄影工作室,有需要联系,八折。”蓝河笑嘻嘻地收下了。

 

蓝河搬的新寝室十二点门禁,所以大家吃了饭便散了,叶修送蓝河回去,走的时候,苏沐橙认认真真地对蓝河说“微信接着聊。”

 

叶修怒,拖走蓝河。

 

 

 

4

九月的校园还是很热,但是还好有风,蓝河的白衬衣被风吹的贴在身上,更显得他高挑清俊,叶修觉得自己可能是喝可乐喝醉了,居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摸了摸蓝河的头。

 

刚做好的发型被他一弄,顿时没了型。

 

蓝河从手机里抬头,也并不生气,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叶修。

 

路边大香樟树繁茂的枝叶打碎了路灯,使得蓝河脸上的光斑一块一块地。叶修隐没在黑暗里,看不太清什么表情。

 

他们也不知道这样傻乎乎的站了多久。然后,叶修牵起蓝河的手,转头,不回寝室了。

 

心怀鬼胎的两个人,在夏夜的晚上逛校园,从图书馆前的小草地走到校史馆后头的树林,最后绕着操场的红色塑胶跑道一圈一圈走,走到夜跑的人逐渐消失,整个操场上只剩下两个人。

 

叶修很无措,他的手心都发了汗,带着蓝河的手也汗津津地,滚烫的。

 

最后,蓝河开口了。

 

他说“这么晚了,寝室肯定进不去了,要不,我去你那吧。”

 

叶修那颗让史学院无数老教授夸赞的脑子一轰,全是乱闪的金光,金光blingbling拼成两个大字——蓝河。




未完……

自己写的ABO好柴啊

自己都啃不下去


我本来想取的名是

叶儿黄

然后沉思了一下

觉得哪里不对

emmmmmmm

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