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途沈弄风

【叶蓝\生贺】今天也想跟你困觉觉

蓝蓝生快!!!爱你!!爱你们!!!

被子精叶(?)X人类蓝

天气好冷啊

 

 --------------------------------------------------------------- 

南方的冬天是特别难受的,冷意一丝一丝地,从四面八方蔓到骨头里,缠缠绕绕地像情人的发丝,却一点儿也不温柔缠绵。更重要的是,南方没有暖气,这就意味着这冷意无处可逃。所以蓝河在宿舍的单人床上委委屈屈地将自己缩成一团,可是……好冷啊……

 

明明温度还在零上六七度,可是下了点雨,小凉风呼呼吹着,那性质瞬间就不一样了,连蓝河寝室里的学霸寝室长大春都不去图书馆了,老老实实在寝室里缩着。

 

“老蓝……老蓝……我感觉自己可能要冷死了……”蓝河的对床是北方人笔言飞,身体抗性比蓝河还差,一降温就把自己裹成了大肉包,暖宝宝不离身,但是还是冻出了冻疮,没课的时候在寝室都是哭唧唧地,蓝河看着都觉得可怜。

 

“你需要一个女朋友。”大春推了下眼镜,镜片反出了诡异的光芒。

 

“我也想要香香软软的妹子……每天晚上可以搂着睡觉……多好啊。”

 

“你看起来特别猥琐。”蓝河眼睛以下都埋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

 

周六中午,停尸房一般的寝室里有人细细簌簌地终于起了床,曙光从被窝里钻出来,迷糊着说饿了。今天轮到蓝河带饭,蓝河看了看外面冷冷的冰雨,又看了看嗷嗷待哺的室友,带着赴死的心情,带着全寝室的希望出了门。

 

一小阵风吹过来,裹挟着雨丝,蓝河打了个寒颤“嘶……冻死我也。”

 

“同学!”有人拦住他,蓝河抬头看去,是个漂亮的女孩子,笑起来十分暖“在冬天,你最想要什么呢!”

 

看起来像是学校活动的路人采访环节,蓝河于是停下来,顿了两秒才说“我想要……一床能自动发热的被子。”

 

女孩子有点错愕,然后很快反应过来“那好吧!”接着,她拖出了一床被子。

 

蓝河——????

 

“送给你啦!希望你睡的开心!”

 

“噗……我靠老蓝你简直就是……”

 

“既宅且直。”大春言简意赅地评价。

 

蓝河对这两还吃着他带的饭的室友十分鄙视“把鸡腿吐出来”

 

“欸老蓝,人那么漂亮的妹子问你这个,你当然要说,想要一个女朋友啦,没准她就说,那我就把自己送给你吧!结果你说要被子哈哈哈哈哈。”笔言飞掐细了嗓子说话。

 

“别笑了小心呛死你。”蓝河面无表情地补充“猥琐笔。”手上不停,把刚刚意外获得的被子放到床上,那大概是某种动物的绒毛做的,软软的,还轻飘飘的,就是不知道暖不暖。

 

嗯,挺暖的。

 

第二天早上,蓝河在暖地过分的被窝里迷迷糊糊地想,舒服地团成了一团,被窝里又软又暖,还恒温控制,就像睡在谁怀里一样。

 

室友今天约会的约会泡图书馆的泡图书馆,都不在,可以睡个饱,真好。

 

被窝里,蓝河的睡衣被他睡的撩到了胸口,露出一大片白生生的肉,一只带着暖意的手抚上蓝河的肚子,捂住他的肚脐,舒服地蓝河呻吟了一声,然后在那个怀抱里团了团,继续睡。

 

 

睡在

 

怀里?

 

蓝河猛地睁眼。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伴着一叠声国骂,蓝河小朋友惊慌失措地从被子里猛地弹出来,冷风猛地灌进他睡衣里。“妈呀冷死我了你谁啊?!”蓝河面目狰狞。

 

那人是个穿着黑色丝绒睡衣的男人,黑发有点长了,闲闲搭在眼睛上,双眼则透过发丝看蓝河“刚睡过就想不认帐?人类都是什么毛病。”

 

“我没有睡你。”蓝河捡起地上因为被他剧烈动作带到地上的毯子裹住自己,义正言辞。

 

“昨晚上你睡我睡的可舒服了,在我怀里哼哼呢。”

 

“啊啊啊我没有你是谁。”

 

那边叶修撩撩头发坐起来,一副没骨头的样子“我是你的被子啊,亲爱的主人。”

 

“……???”

 

随后,经过叶修一番颠覆世界观的解释,蓝河终于相信此人就是他的被子,嗯,成精了。

 

“所以你到底是棉花精还是鸭绒精进化过来的。”蓝河捏着下巴,问。

 

叶修不轻不重地干咳一声,没有回答“你还要睡觉吗。”他指指自己的怀抱,意思是说这里很暖和哦快来。

 

“你能变回原形吗。”蓝河其实有点困。

 

“我只能在晚上变回原形。”叶修温柔地笑看他。

 

“那我不睡了。”蓝河作势就要收拾收拾去好好学习。

 

叶修拉住了他,一把带到自己怀里,在一米二的单人床上团了团“你明明很困,而且还很冷,睡吧。”

 

嗯,纠缠着主人跟自己在床上天长地久,这是本性。

 

但是原形跟人形还是不一样的,蓝河被叶修抱着,那边的热意源源不断地通过细腻的肌肤触感传过来,他觉得很舒服……

 

突然接受了这个设定并且觉得好棒哦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名为叶修品种为妖精的男人(男妖精?)跟蓝河开启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那是不可能的,暂且还是直男的小蓝河一本正经地说“且不说我们两个男人每天晚上睡一块,就是他们回来了,我也不好解释啊。”

 

叶修则从侧卧的姿势坐了起来,他的黑色睡袍因为这个动作散开了些许,露出里面的,嗯,腹肌胸肌等“这个啊,你放心,只有主人才能看见我。”

 

很适合搞基的设定呢。蓝河看着对面桌上整排的哔——L读本想。

 

不过到了晚上,当蓝河上完夜课从冰冷的室外回到冰冷的寝室内,哆哆嗦嗦洗好澡爬上床钻进被窝的那一刻,他还是淡定了。

 

整个被窝都暖烘烘的,舒服地不行。“啊~~~~~~~~~~”他幸福地叫了一声。

 

室友三人闻声,抖了一地鸡皮疙瘩。

 

 

不久后,蓝河终于习惯了叶修的存在,不过他当然没有意识到他已然弯的彻彻底底。一个寝室没有其他人的白天,蓝河缩在叶修怀里看书,叶修则看他,两人都聚精会神地。

 

突然,蓝河猛地回神,差点撞歪了叶修的鼻子。

 

“你该不会是,什么被诅咒的王子吧。”蓝河一本认真地说。

 

叶修笑了笑,低着嗓子在他耳边瞎扯淡“对,我就是被诅咒的上古斗神,要跟真爱睡一觉,才会变回我本来的样子。”

 

“哦……”蓝河若有所思。

 

叶修不知道的是,在那之后的好多天,蓝河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甚至为了这个去情感论坛上求助,发帖曰:我喜欢的人要离开我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我该怎么办。

 

得到的回答可想而知,百分之九十的人劝分,并且一小撮人理性分析了一波,得出的结论是蓝河被当作了一只可爱的胎胎。

 

蓝河有点难过。

 

他想起了叶修在冬日里总是温暖干燥的怀抱,想起那个懒洋洋的笑,想起他拂过自己的手,更难过了。

 

“我去……怎么了啊。”叶修关切地问,一头雾水蓝河怎么看着书就难过起来,整个脸都拉了下去。

 

蓝河低着头调整了半天情绪,才抬起头“你走吧,去跟你的真爱困觉觉吧。”然后他趁着叶修还在懵逼,立马COS偶像黄少天“你应该去跟你的真爱困觉觉,变回你原来的样子,而不是跟我在这耗,而且我也没什么可耗的,就是一个普通的宅男大学生,没腹肌没胸肌,也不是你的真爱……”

 

叶修恍然大悟。“你这么些天就是在纠结这个事啊。”

 

听着叶修的语气,蓝河更难过了,这这这这什么妖啊,听见我这么说不应该出于男人那该死的愧疚过来抱抱我说我不会离开你吗!!所以,其实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让叶修离开。

 

“emmmm”叶修思考片刻“蓝河同学,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个细节。”

 

“我,好像,似乎,是跟你睡♂了之后,才变成人的啊。”

 

“而且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变回去了哦,晚上摸着我睡觉还舒服吗?蓝——河你去哪???”

 

蓝河猛地跑出了寝室门,没影了。不过叶修并不着急去追,因为从他那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蓝河一张绯红的脸。

 

哎呀,真可爱。

 

蓝河当然跑不了,因为这个时候温度更低了,他必须要回到寝室,回到叶修的怀抱里去睡觉。所以,他只能又灰溜溜地回寝室了,脸上的红潮却怎么也褪不去,跟抹了腮红似的。

 

笔言飞看着面若桃花(?)的蓝河,说妈呀大春我刚刚才发现老蓝还挺好看的。

 

大春:SB滚。

 

蓝河洗完澡,带着水汽迫不及待地钻进遮光帘后的床铺。

 

那里有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头发有点长,衣服松松垮垮的,很帅。

 

蓝河笑了笑,心说这是我男朋友。

 

叶修睁眼了,说终于肯回来了?

 

蓝河猛地扑过去,撞出一声闷响,床猛地晃了晃。

 

“我靠你拆房子呢!”室友怒吼。

 

蓝河才不管他们,他笑着用鼻尖去蹭叶修,用气音在他耳边说。

 

“我想跟你困觉觉!”



--------------------------------------------------------

希望他们能一直一起困觉觉

(づ ̄ 3 ̄)づ

评论(1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