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途沈弄风

【叶蓝】泅渡(1)哨向

哨向,私设多,破镜重圆设定

三刷红海的产物

----------------------------------------

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大草地上,螺旋桨卷起的巨大气流使两边的草叶猛烈地向两边伏下身,紧紧贴着大地,草原尽头的落日映出霞光,将世界上的一切照耀地暖煦。蓝河跟在喻文州身后接近直升机降落的地方,他神色恹恹,看起来并不开心。但是他的不开心并没有人过多在意,因为在这之前的几个月他的反抗和不情愿的理由就已经被喻文州一个个化解——蓝河的队长,那个总是温和笑着的男向导。

 

直升机还没有停稳,蓝河的唇抖动了几下,终于开口“喻队……我还是觉得,我现在的状态挺好的,每天疏导没有向导的哨兵,我也合适……没有必要”没有必要再给他分配一名适龄哨兵,那听起来向和平时期的相亲。

 

喻文州漂亮的眸子瞧了他一眼“这并不是我安排的,这是……联盟的意思。”

 

此前喻文州对蓝河说了很多种理由,从他的身体分析到现在紧张的战情,各种现象都表明蓝河需要一名哨兵,那名哨兵也需要这位向导,他们需要配合完成任务。蓝河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向导,一直待在后方既是屈才,也是浪费资源。

 

蓝河是一名优秀且经验丰富的向导,向他请求结合的哨兵也绝不少,可是蓝河都拒绝了。于是,只能接受联盟的安排。

 

蓝河瞧了瞧那紧闭的直升机舱门,不着调地想,早知道就答应那谁谁的请求了。

 

等到直升机的螺旋桨完全停止转动那舱门才打开,蓝河他们离得远,看不太清楚,只知道先下来的是个女人,这不符合给他的资料——那上头白纸黑字地写着,叶修,男。

 

女人穿着白色的防护服,像是医卫人员,然后她转身把机上的人搀了下来。

 

至此,这还未露面便折磨了蓝河几个月的哨兵终于现了身。

 

那人整个被包裹在迷彩的训作服里,蓝河微微眯起了眼睛——他见过的哨兵很多很多,不管是现在顶尖的那几名哨兵,还是日常请他做精神疏导的。这些哨兵的性格特点都不一样,然而最显著的特征还是存在——强大而敏锐。

 

而不远处这被女医生带着走过来这一位,明显弱了些——不,是很弱。

 

走近之后蓝河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他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扫过那个男人,叶修很白,是几年没有见过太阳的那种苍白,脚步虚浮,长久未训练的表现。作为一个男人,蓝河不去评价同为男人的叶修的长相,只是那人整个脑袋都被包裹在一副巨大的耳机下,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很不好。

 

喻文州走上前去跟两人握手,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把叶修带到蓝河身边“这是叶修。”

 

叶修这会才看清了这小向导的全貌,蓝河穿着件蓝色的常服,头发整理地一丝不苟,面色红润,很有精神的样子。他笑了“蓝河你好,我是组织给你分配的哨兵,我叫叶修。”

 

蓝河没说话,喻文州却忍不住笑了“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幽默。”然而叶修说的没错,他的确是分配下来的,就像是很多年前一样,两人交换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然后不约而同地投向蓝河。

 

“你好。”蓝河伸出手抓住身前这名哨兵的手,出乎意料的是,这双手修长好看,也还算温暖有力。

 

两人的手轻轻一握便分开了,礼貌地近乎疏离。

 

叶修身后的医生这个时候才过来,她的长得很亮眼,蓝河几乎是一秒钟就认出了她是谁——最受联盟欢迎的向导医生。苏沐橙笑得美极了,她主动对蓝河伸手:“苏沐橙,你好蓝河,我是叶修的主治医生,刚好也接到调令,所以就一起过来了。”

 

两个人问了好就算认识,苏沐橙跟喻文州寒暄了几句,一行四人便往回走去。

 

回到联盟,四周的噪音瞬间被淙淙水流声淹没,苏沐橙帮叶修摘了那几乎要把他脑袋都包裹住的巨大耳机,叮嘱了几句什么,然后喻文州带她去新的办公室。走的时候,喻文州没有忘记叮嘱蓝河他们的新住处——从今天开始,两人正式进入同居状态。

 

“哟,不开心。”见喻文州一走蓝河整个人便微不可闻地垂了垂,叶修凑近了蓝河问道。蓝河比他矮一些,没有挺直身子就更矮了一分。虽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但大概是回到熟悉的环境,他身边的气息却柔软了些。蓝河摇摇头“跟你还不熟,有点尴尬而已。”

 

叶修笑了,这小向导,倒是坦诚。

 

蓝河没再理他,带他想住处走去。这会正好碰上晚饭结束,几个认识的哨兵从后头赶上来,见是蓝河所以哥俩好地打了声招呼。蓝河也回应了一句,然后被几个人看到叶修,于是几乎是被几个健壮的哨兵挤在怀里,悄悄打听那名“组织分配来的”宝贝哨兵的事。

 

蓝河余光瞥见叶修戴上了耳机,一副随你们讨论,我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

 

“就是他。”蓝河点点头,跟他关系最好的,也是贴得最近的哨兵不乐意了,那人半年前向蓝河提出过结合的事,被蓝河以“我有点想孤独一生”的理由拒绝,谁成想没两个月便知道蓝河已经被联盟分配好的事。

 

年轻强壮的小伙子转头看了看叶修,凑到蓝河耳边“不是吹,我感觉我一个能打他三个。”说完就被铲了一头,“胡说什么呢二笔!”另一个哨兵说,然后压低声音“明明是五个。”

 

几个哨兵憋着笑了几声,蓝河无奈地推开几个人“我到了,你们快回去吧。”蓝河的单人宿舍几个人都清楚在哪,这个地方却不是的,意味很明显——这不正是“婚房”吗。

 

房间已经整理好了,干净整洁,一丝不苟,还是上下铺。

 

蓝河的东西放在柜子里,他看了看叶修“我睡上铺。”说完,便脱了鞋几下翻上床,垂目作闭目养神状。

 

那厢叶修也摘了耳机脱了鞋,只是并不放过蓝河,他坐在单人床的一头“那几个都是什么人啊小同志。”“朋友,我给他们做过精神疏导。”蓝河闭着眼睛回答。叶修的声音有点沙哑,像是长期在烟草中浸淫过的样子“那你要是跟我结合了,还跟他们关系这么好吗。”“这并不冲突吧。”蓝河这回睁开了眼,只是语气听起来并不好。“你要是跟我结合了,就得跟着我任务,怕是很久都不能见到他们了。”“等那个时候再说吧。”

 

“欸”叶修站起身看蓝河“我说,你是不是看哥不痛快啊,怎么跟吃了火药似的。”床并不高,叶修站起来刚好能看到蓝河,蓝河侧了身,没想到能够对上叶修的眼睛,怔了怔才说“你突然被通知说要跟个不认识的人结合,你会痛快吗。”“怎么突然了,不都给你好几个月缓冲期了吗。”叶修无辜。

 

蓝河有点抓狂“重点是不认识,我不认识你啊!”他的眉头这个时候才明显地皱起,不情愿地小样子全部显现了出来,看起来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说完这句话蓝河就后悔了,叶修也应该并不认识自己来着。只是出乎意料的,叶修没有生气,甚至没有回一句重话。他笑了起来“那多出几次任务就熟了,我们过两天就出发,老冯亲自委派我干的活,带你去长长见识。”

 

“???”蓝河从床上坐起,还想问什么,叶修却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精神状况不太稳定,去找沐橙,你睡吧。”

 

 

------------------------------------------

叶修前期有点虚弱

会好的,会很帅很强大的

我大概能更到那个时候……(望天)

评论(6)

热度(80)